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 > 中考语文参考 > 清明节是几月几日_清明节怀念爸爸的文章

清明节是几月几日_清明节怀念爸爸的文章

2019-04-02  来源:中考语文参考  点击:

【www.okfie.com--中考语文参考】

  又是一年清明节,人总是失去后才觉得珍贵,但有些东西却永远也找不回来了,接下来小编搜集了清明节怀念爸爸的文章,仅供大家参考,希望帮助到大家。

  清明节怀念爸爸的文章一

  父亲去逝一年了,他老人家走时,我不在身边。现在,第一个清明节来临,我也无法回去为他敬一杯洒,叩几个头。遥望家乡,感觉漂泊无依,身不由已。伤。

  也没有什么送他的,就写一篇文章,记录他在世的事,以为怀念。父亲,愿你在天堂平安!跪!

  记得那时电视机还不普及,当大哥突然从城里抱回一台黑白电视机时,全家人都非常欣喜,几兄妹围着已经衰老的父亲,高兴地对他说:“爸,以后您可以看最喜欢的京剧了。”

  父亲工作一生,靠微薄的工资养活全家,他退休后不久,母亲就生病离开了,父亲没有打牌泡茶馆的爱好,成天抱着收音机听京剧。

  大哥把电视机放在父亲的房间,每天提前看节目预告,然后全家人挤在一起看京剧,说实话,我对京剧一点兴趣都没有,大哥大姐也一样,只是为了让父亲高兴才这么做。

  父亲老了,听力不太好,眼睛也看不分明,但他显然很欣慰儿女们的孝心,每次都努力睁大眼睛看,有时候乏了,就靠着床头躺一会,一直到京剧演完,我们兄妹离开。

  五年过去了,大哥、大姐先后结婚搬了出去,家里就剩下我与父亲。我也有自己的事,常常把电视机调好台,让父亲一个人看。但渐渐地,我发觉每次再去看父亲的时候,电视机要么关了,要么换了台,我问父亲您不想看京剧了吗?他含混地回答说:“电视机自己关的。”以为是电视机出了问题,不久我们凑钱为父亲买了台彩色大电视,但不到一星期,又出现同样的情况。

  我觉得不是电视机的问题了,一次我又给父亲调好京剧,在外屋听动静,果然听到父亲调台的声音,然后“啪”的一声关了。我走进去,父亲的神情有些惊慌。

  我说:“爸,如果您不喜欢看京剧,可以对我说,我帮您关。”父亲睁着浑浊的眼睛看了我半天,微微点点头。

  想起这五年来,父亲是不是一直不喜欢看京剧?我问他:“爸,才买电视机时,您看不看得清?听不听得见?”他先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有些吃力说:“看不清楚。”我的心突然一痛,问:“那您为什么不说呢?你看不清我们可以把电视机放近一点,听不见可以把声音开大一点啊。”

  父亲望着我,没有回答,但眼睛却变得有神起来,嘴角也露出一丝笑意。

  我现在才明白,五年来父亲一直看不清楚画面,也听不清声音,他硬撑着假装看,只为不想拂儿女们的好意,而我们也一直以为自己尽了孝心,并为此沾沾自喜。

  这样的孝心在父爱面前,显得苍白,因为尽孝只会在父亲的有生之年,而他给予我们的爱,却是永恒的,儿女们永远无法超越。

  清明节怀念爸爸的文章二

  又是一年清明节! 人总是失去后才觉得珍贵,但有些东西却永远也找不回来了,经历过后才知道,时间并不能让一切淡化,那种强烈的思念总是会突然出现,让你恨自己不能穿越时空!人生会有无数次的失去和得到,唯有失去亲人的痛最撕心裂肺。平时并没有感到您给了我什么,但又能实实在在地体会到父爱的伟大.本来我想把这个悲伤埋在心里,让时间把它层层包裹,凝聚成核,小心不去碰它,也许就不会痛。但不知为什么,每当我遇到难处或逢那些和您有关的日子里,我的心总是隐隐地痛.想父亲......常常梦里见到父亲,醒来是枕边一片湿.又是一年清明节,愿父亲在那边一切都好,我想要告诉父亲的是,我们的心永远在一起.

  父亲不在世界就是空白!你生前我竟然没有这么多意识,你走了,我多么多么后悔,后悔没把握和你在一起的时日,后悔我纵有万般孝心你却不给我机会,今天,让我借鲜花转达我对上苍的祈愿,来生,我还做你的儿子你还是我的父亲.....

  如今,又是一年芳草绿了,亲爱的父亲,天堂的你好吗?年年岁岁,岁岁年年,父亲啊,变的是你坟前荒草,不变是我永恒的思念……

  清明节怀念爸爸的文章三

  一盘水果,一缕幽香,一个花环,一座墓碑。我蘸着泪水把你轻轻擦洗。

  隔着一层薄薄的黄土,阴阳两隔,你在里头,我在外头。在心底轻轻呼唤,相信你会听得见。因为,你曾无数次闯进我的梦中,把所有的事情细细询问了无数 遍。啊,我的父亲,现在,我就跪在你的面前。山风是否将你打扰?虽然清明将至,雨滴并未打湿环绕在你身边的花环。你是否感觉到亲情的气息将你紧紧环绕?你 是否如生前一样,与我促膝交谈?

  你生命中的七十九个岁月,虽不漫长,也并非短暂。可在我的记忆里,我们似乎只匆匆见了几面。年轻时,你杀敌卫国,终年漂泊。我年少无知,只是在那小小 的照片上,一睹你腰挎双枪的英姿。但那只是一点点印象而已,像是粗读了一本关于战争的书,看了一眼关于军人的画。与“父亲”的概念相去甚远。你匆匆地来, 又匆匆地离开。是一位军人,随队开来,借住群众家里,我就是那个好奇的孩子,远远地看着那个挎枪的军人,心生敬仰。

  你终于老了,像一只再也无力飞翔的鹰,疲惫地归巢。可我已远远离开家,心中的父亲,仍是那个英俊的年轻人。

  我有了自己的儿子,我认为开始读懂了你。可你已是一艘破旧的渔船,斜斜地搁浅在岸边,被风雨凋蚀得不成样子,稍一触摸,就会四散裂开。我仍无法进入你 的船舱,细细擦拭那锈迹斑斑的机器,更无法轻叩龙骨,聆听大海的涛声。你是一棵老树,所有的枝条早已被岁月风干。干裂的老皮无法裹住脆弱的骨骼,无法触 摸,不忍阅读。树根裸露,你这棵苍老的树,在风中摇摇欲倒,大地似乎随时都会将它抛弃。我痛心地注视着你慢慢老去,束手无策。我无法叫你重现年轻,哪怕是 用我的生命。

  你蹒跚地来,蹒跚地离开。“血栓”叫你行动不便,更令你痛苦不堪。你会久久地呆坐在那里,像一株秋霜下的菊花,等待凋零;象一个明月中的高僧,等待坐 化。那双曾经目光锐利的眼睛不再生动,我再也从那里读不出你心声。只有,只有我的儿子——你的孙子来到你的面前,你的目光才会重现神采,像一只掉了毛的老 母鸡那样,摇摇摆摆地走来走去。

  你是一部被岁月磨损太久的书,虽然可以打开,终究难以读懂。病痛的折磨,你难现笑脸。可那一次,你身披大衣,手拄拐杖,低垂着头,蹒跚着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们是父子,一生一世。可是,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又是那样的短暂。人生无法回头,时光不会倒流,可活着的人,遗憾没有尽头。只有在某些特定的日子,把心扉打开,请你坐在我的面前,灵魂与灵魂交谈。

  阳光很暖,照在我的背上,洒在你的碑上。你是否如从前一样,静静听我的倾诉?清明将至,燃几张纸钱,斟一杯浊酒,叫人间烟火供奉在你的膝下。让你知道,阴阳有别,血脉不断,一个断魂的人在心中将你的名字声声呼唤。

  不知你现在是否一切安好,不知人是否有来生,只知道一生父子便是永恒。你仙逝很久,我也人过中年,如果一切都是因缘,相信我们终究会有相聚的那一天。如果你有什么嘱托,就请你在风清夜静的夜晚,走进我梦,轻抚我的背,一字字,一声声。

  等不及你再次入梦,我已黯然销魂。无法向你倾诉心声,为你写一篇文字,声声招魂。

  清明节怀念爸爸的文章四

  春雨潇潇,弹拨着一曲曲摇曳压抑的旋律。这是生者与死者的心灵交融对白,这是天宇间阴阳两极的灵魂永存……

  在鲁中钢城艾山村村北一个叫东北岭的地方,只见山峦叠翠,烟云飘渺,几个蒙古包式的坟茔在荒草的覆盖下,显得倍感孤单、凄凉。光阴如梭,18年了,我每次路过此地,都要到父亲的坟前看望一下,都会情不自禁的潸然泪下,面对冰冷的石碑,试问父亲,你在那边过的还好吗?为了追忆父亲,每逢清明时节,不管我身在何处都要准时的赶回老家祭祖。都会带上妻子给我准备的水酒、祭品到父亲的坟上“添土”、“烧纸”,在父亲去世的18年里,我从未间断地接下这根“祭奠”这只接力棒,用此方法表达对父亲深深的追忆和怀念。

  记得童年时候,家乡过年总是最热闹的。年货总有老爸张罗,除旧纳福贴对联,父亲全部承包了,我们只需在年前赶回家坐享其成,家人团聚,其乐融融。然而,18年来没有了父亲的存在,便感到没有了家的感觉,春节的年味渐渐淡了。

  老家的事总是一年四节不断的。犁耕耙拉、婚丧嫁娶、鸡刨粪堆狗咬羊、理不清的人情礼节,诸如此类,都不会我们兄弟六个操心,父亲人脉很好,早已打理得利索,我们只有安心工作的份,偶去充个人数。然而,父亲走了,人情世故全部接蹱而至,因没有了时间应付,于是人的感情也冷淡了许多。

  父亲是大度的。记得小的时候,农村收麦子,家家总要画出一片空地来,整理、耙平、洒水、滚压结实,用来打粮食,农村叫“场院”。我家劳力多,不用同别家合伙,兄弟几个轮换着拉着碌碡碾压,用不了几个回合,一场的谷子、豆子、小麦就打完了。父亲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父亲年轻时,烟瘾颇大,一根老烟枪总爱别在腰间,夜间免不了咳嗽如雷。娘虽常劝,但终戒不了。我想让父亲抽上“洋烟”,可经济总是拮据,又不忍老爸的咳嗽,于是想了歪主意,将父亲的眼袋偷走。父亲理解儿子的心情,还真的就戒了。后来,我到北京工作,因为职业的关系,和北京卷烟厂的一个山东老乡认识,给父亲备了“牡丹”“大公”“恒大”“大前门”“中华”以补偿,他也只是偶而地抽上一支,更多的与老友共享了。

  父亲是个开朗的人。虽上了年纪,但脸色仍很好,78岁的高龄了还“有红似白”。父亲走的前一年,我们要给父亲体检,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医生还说父亲的血压跟年轻人一样,特别是医生又提及他的长眉毛,更是惹的他高兴,那可是他引以为傲的地方。

  父亲是恋故的。农闲之际我们兄弟六个总要接父亲来城里同住,然而,每次恁不能超过一月。有一次,单位太忙,拖了几天没能送他回家,他便着了急,扬言:再不送我,去法院告你。我便跟着闹:好好好,打赢官司就送。他无奈:明天我自己走,我力争:家是瓦屋这是楼,吃喝玩乐不用愁,回去干啥?他很有理:清茶淡饭舒坦,乡里乡亲随和,反正明天要走。我只好发誓:明天不送你,就是你儿子。他抿嘴苦笑(父亲不喜欢大笑)。第二天,公务又是缠身,父亲还是真的自己走了,为此,我很是懊悔。

  父亲是清廉的。记得从小学到初中,9年的时间父亲一直担任庙子、董家庄、罗汉峪村三个村的联社社长,从没贪过集体一分钱、一朵棉花、拿过一根草棒子。几十年里,父亲的身先士卒,一直影响着我们兄弟六个,尽管我们兄弟六个有工人、干部、记者,但从不看到公家的东西“眼热”。

  老父亲是迷人的。迷人的是他满头的银发,年轻时,父亲总爱光头。我想可能是家里太穷,买不起洗头膏之类的东西的缘故吧。后来,年岁渐长,天冷怕他感冒,就劝:留长发吧,他便欣然同意,没想到效果很好,从此不舍。每次为洗脚、修趾甲,刮胡子都是幸福的。然而老爸走了。虽然父亲已经走了18个年头,但总感觉在眼前、在身边、在心里,梦里亦是时常出现,在房前、在屋内、在田间、在地头、在劳作、在耳语……曾许诺老爸去看北京毛xx主席、去故宫游览……然而,夙愿没有实现,父亲却走了!值此清明节来临之际,怀着深深的内疚和不安,敲下这段文字,表达对父亲的深切怀念,文字虽然苍白无力,但那是感情真实的流露。父亲带走了一生的牵挂,也带走了儿子们的永远的怀念和眷恋。

本文来源:http://www.okfie.com/zhongkao/38270/

转载申明:OK考试网,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搜索

推荐阅读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