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分享互联网 > 故事大全 > 吝啬怎么读|关于吝啬的故事几则

吝啬怎么读|关于吝啬的故事几则

2019-05-10  来源:故事大全  点击:

【www.okfie.com--故事大全】

  吝啬鬼聚餐

  一天,几个多年不见的老友碰到一起,相约去餐馆吃饭。所谓“臭味相投”,这几个人都是小气鬼,他们点了菜,却都不想付钱。一个人出主意说:“我们用自己的姓来说句话,要和菜有关,说对了可以白吃,说不上来的付账。”大家都说好。

  服务员端上第一道菜,是红烧鲤鱼。大家准备下筷子,姓姜的拦住了,说:“我是姜太公钓鱼,这鱼该我吃。”说完把鱼端了过去。

  第二道菜是冬菇炒鸡,姓黄的说:“我是黄鼠狼偷鸡,这鸡该我吃。”

  第三道菜上来了,姓秦的看也不看,说:“我是秦始皇吞并六国,这菜都是我的。”

  这时,服务员又上了一道菜,是个腊味拼盘,有腊鱼、腊鸡、腊肉等,姓姜的、姓黄的、姓秦的一看有戏,摩拳擦掌,就准备开抢。

  这时,剩一个姓孙的朋友,眼看自己啥也捞不到,急了,“嗖”的站起身来,喊道:“我是孙悟空大闹天宫!”说完把桌子给掀了。

  吝啬鬼修门

  从前,有个吝啬鬼家的门坏了,他请了几个工匠给他修门,并约定,只要按主人要求修,就可以得到全部款项,否则要扣一半的工钱。

  工匠们很麻利,很快搞出个大模样。他们请吝啬鬼来看。吝啬鬼看了,非常满意,肚子里另外打着主意。吝啬鬼虽吝啬,但读书不少,尤其爱读《三国》,所以他就学曹操的样子在大门上写了一个“活”字,然后走开了。工匠们很奇怪,都猜不透吝啬鬼啥意思。有个年长的工匠说:“主家写个‘活’字,是否嫌这门修得还不算坚固?”大家听了,都十分赞同。于是他们就将门修得更坚固些。

  大门修好了,工匠们找吝啬鬼要工钱。吝啬鬼却只给了一半工钱。工匠们愤而质问,吝啬鬼毫不怯阵,振振有辞辩解:“你们吵什么?咱们有约在先,如果没按我的要求修,就只能付一半的工钱!”工匠们大声嚷:“你倒说说看,我们哪点没按你的要求办了?”吝啬鬼说:“我在门上写了个‘活’字,门加活,乃‘阔’字,是嫌你们把门修太宽了。可现在门还是原来那样宽,难道不该扣你们工钱吗?”工匠们哑口无言。

  只拿到一半工钱,工匠们都有些垂头丧气。年长的工匠灵机一动,提出个好主意,大家一听,连连称妙。

  第二天,吝啬鬼怒气冲冲来找工匠们:“喂,你们怎么干活的?怎么大门没有门闩呢?”工匠们嘿嘿笑道:“麻烦您老瞧仔细了,我们在门上漆了个‘一’字,门加一,岂不是个‘闩’字?”吝啬鬼哑口无言,只得付了另一半工钱,让工匠们加上门闩。

  给吝啬鬼抬棺材

  从前,有一个姓索的财主,这家伙是个守财奴,乡亲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叫“索公鸡”,说他是属铁公鸡的,一毛不拔。

  这年,村里逢着罕见的旱灾,地旱得都裂了,村里的几口井也接二连三成了枯井。奇怪的是,村里的井都干了,只有索财主家的井水还挺充沛。原来,索财主家那口井正好打在水脉上,那水就是打不尽,什么时候打,什么时候有。索财主很得意,说这是祖上保佑,每天从井里取完水,他就用一块大石板盖住井口,还拴两条大狗守着,不让任何人取一滴水。

  村里有个老太太实在是渴坏了,想拿个瓦罐打口水喝,水没打着,却叫索财主的狗咬伤了。村里人去找索财主评理,索财主却说,老太太偷他的井水,活该挨狗咬。大家恨他恨得牙根痒痒,纷纷说:“这个索公鸡咋不早死呀!”“阎王爷咋不把索公鸡勾了去呀!”

  还有人说:“这个索公鸡,等他死了我们谁也别给他抬棺,叫他尸体摆在家里,臭了也没人理。”

  这些话不知怎么传到了索财主耳朵里,他听到后嘿嘿一笑,故意在大街上说:“我姓索的三十年五十年的还死不了,到那时候我的财气更旺,还愁没人给我抬棺?只怕都争着给我戴孝呢!”

  可没想到,索财主说这话还不到三天,他家真就死人了,死的是索财主他爹。这天一早,人们发现索老太爷死在香案前,脸上还挺红润,身子却早就冰凉了。索财主张开嘴一哭,全村人都知道了。

  索财主马上办起了丧事,索家是大财主,丧事一定不能办寒碜了。棺材用的是最贵重的木料,还请了寺里的和尚、观里的道士来念经、做道场。可是,除了戴孝的亲人,村里没有一个人来吊丧,灵堂里冷冷清清。

  原来,乡亲们都商量好了,索家的丧事大家都别掺和,看他索财主有啥本事。他平时一毛不拔,就叫他爹在灵棚里多躺会儿吧。

  索财主家的丧事没了乡亲们帮衬,果然玩不转。最让他犯愁的是,请不到人来抬棺材,这样下去,遗体还不得烂在家里呀!没几天,索财主便沉不住气了,他一咬牙,放出话去,谁给他爹抬棺,就给一两银子。抬棺要四个人,棺头棺尾各两人,这一下就要耗费四两银子,索财主这回也算是下了狠心了。

  这个条件开出去,还是没有人来抬棺,乡亲们这会儿可算是摆开谱了。索财主一咬牙,又开出二两银子一个人的高价,乡亲们还是不来。再往上加,加到四两一个人,都没人愿意抬这个棺材。索财主实在没法子,只好让乡亲们自己开价,不管什么价,他都答应。

  乡亲们开出了价—给索老太爷抬棺材,要一步一文钱,抬到坟地,有多少步就算多少钱。索财主一听,偷偷乐了:一步才一文钱,从家里到坟地能走多少步呀?就答应了他们。

  价钱讲定,乡亲们呼呼啦啦地都来了,吊孝的吊孝,帮忙的帮忙,丧事终于能进行下去了。出殡那天,几个壮汉把索老太爷的棺材抬起来,亲人们哭着便往外送。棺材刚抬起来,往外走了第一步,便有人喊了一声:“一文钱!”

  索财主心里这个气呀,棺材还没出灵堂呢,这就开始算啦?再走一步,又有人喊了一声:“两文钱!”

  就这么往前走着,棺材慢吞吞地刚被抬出索财主家的院子,已经数到了八百文钱。索财主暗暗心疼,这才出家门口,要是走到祖坟,还不定要多少钱呢!

  乡亲们抬着棺材在村子里七拐八弯地走着,用了整整八千步才拐出村子。索财主心疼得直冒汗,一千文钱就是一两银子啊!这才出村口,要到祖坟得花多少钱呀!他这才知道自己上了当,一步一文钱,看起来少,真要算起来可就多了。

  乡亲们抬着棺材向索家祖坟的方向走去。一路上,索财主心疼得都没心思哭了,跟着他们的步子算多少钱。走了半个时辰,众人来到一片荒地,这是片乱葬岗,那些客死他乡的人就在这里入土为安。索财主突然高喊了一声:“停!”

  棺材停住了,索财主说:“棺材就放在这里,挖个坑埋了吧。”

  乡亲们惊呆了,这还没进索家祖坟呢!像索老太爷这样德高望重的人,不光要埋在祖坟里,还要埋在显要位置,怎么能在这乱葬岗入土,成为孤魂野鬼呢?

  索财主却一屁股坐在地上,说:“我实在撑不住了,现在已经两万五千步了,就是二十五两银子呀!真要抬到祖坟,我还不得把家底都赔进去呀!”

  既然索财主决定了,乡亲们便就地挖坑,要在这里给索老太爷下葬。刚挖了没两下,棺材里却有了响动,好像有人在里面拍打。大伙都吓了一跳,这是不是诈尸了呀?索财主吓坏了,跪在棺材前哭道:“爹呀,儿子不孝,实在不能把您送到祖坟上了,您就见谅吧。”

  这时,棺材里隐隐约约传来一个声音:“我儿开门,我儿开门!”正是索老太爷的声音。有几个大胆的乡亲,上前七手八脚地把棺材盖撬开,就见索老太爷哆哆嗦嗦地从里面坐了起来。乡亲们吓得不轻,索财主更是跪在地上直打哆嗦。

  一时,人们也分不清索老太爷是人是鬼,只见他坐在棺材里咳了两声,说:“大家都别慌,我不是鬼,我又活过来了。昨天是牛头马面抓错人了,现在才把我放回来。”

  索老太爷就对大家讲—昨天晚上,他在佛前进香,正在念叨着:“我索公济,一生无愧于天地……”突然就觉得一阵眩晕,倒在地上。一会儿,他觉得身子飘飘忽忽地到了空中,旁边还有两个人架着。索老太爷心里好生奇怪,还以为是被人绑架了,就问:“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其中一个就对索老太爷说:“你叫索公济吗?我们抓的就是你!我们是牛头马面,专门抓你到阴间的。”

  索老太爷回头一看,果然是牛头马面,他暗想,自己已经八十多岁了,也算是高寿了,便坦然地跟着牛头马面进了鬼门关。不料到了判官面前,判官看了他一眼,对牛头马面说:“错了,你们抓错了。”牛头马面还辩解:“他是叫索公济呀!”判官说:“错了,叫你们抓的是索公鸡,不是索公济。快把他送回去,要是入土为安了,可就难办了。”于是,索老爷子在牛头马面的相扶下,乘着一阵风就回来了。

  索老太爷说完这段奇遇,索财主在一旁吓得脸都黄了,“索公鸡”就是他的外号呀!原来牛头马面来抓的是自己呀,要不是错抓了父亲,这会儿自己早已到阴曹地府了。

  乡亲们听得明白,看来他们成天咒索公鸡死,怨气直达上天,阎王知道了,真要来抓人呀!

  索财主哆嗦着问父亲:“爹呀,那个索公鸡就是我呀,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补救的办法呀?”

  索老太爷想了想,说:“我以前倒是听长辈说过,有些人早逝是因为损了阴德,如果能在三天之内补齐阴德,就能挽回阳寿。”

  索财主心想,为了保命,多积德吧。

  以后,索财主便把自家的井敞开,乡亲们可以随便来打水。之前他承诺的一步一文钱,也全部兑现,那二十五两银子都给了乡亲们,乡亲们用这些银子打了一眼深井。

  索财主在这三天里连着积了几次阴德,到第三天夜里竟然没事,他又活到了第四天。从此以后,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处处与人方便,乐善好施,“索公鸡”的外号也没人叫了,反而都叫他“索善人”。

  几十年后,索财主得了善终,他去世的那天,全村的乡亲都抢着来给他抬棺材,你抬一路,我抬一路,这场面就够大的了。

  从此乡间便传出一句话:“积点阴德吧,别死了没个抬棺材的。”

  吝啬病怎么治

  老钱今年六十八岁,操劳了一辈子,省吃俭用把几个子女抚养成人。现在孩子都出息了,日子过得挺富裕,但是老钱还是把钱看得很重。

  最近,儿子小钱又换了一台新车,三天两头就去洗车行洗一次。老钱问小钱洗一次车多少钱,儿子告诉他一次二十元,老钱听了心疼呀!

  这天,老钱发现儿子的车停在家门口,车身挺脏的,就拎来几桶水把车从上到下清洗了一遍,忙活了一个多小时,累得浑身是汗。这时小钱回来了,问他:“爸,你干啥累成这样?”

  老钱说:“我刚给你洗完车。”

  小钱说:“这哪是我的车,这是邻居大刘新买的车,和我的车是同款。”

  这事整得老钱窝火又憋气,搭点力气不算啥,还赔上一瓶洗涤剂和好几桶水。想到这老钱心里突然一阵绞痛,两眼发黑站不住了。小钱见状急忙把老钱送到医院,主治医生是小钱的朋友,小钱问医生:“我爸的病严重吗?”

  医生说:“咱哥俩不是外人,我就实话实说了。老爷子的心脏问题很多,打个比方,老爷子的心脏就是一台报废的发动机,已经没法修了,想吃啥就吃点啥吧。”

  小钱给老钱弄来了山珍海味,可是老钱一点也吃不下去,没胃口。这时大刘听说老钱犯病与他有关就赶来探视。大刘见了老钱,一边道歉一边拿出一百元钱,说这是给老爷子的洗车费。大刘诚恳地对老钱说:“您都这么大年纪了,我不能白使唤您呀。”

  大刘的话就像一台疏通器,一下子就把老钱堵塞的心疏导开了。老钱马上兴奋地对大刘说:“你小子还真爽快,今后你洗车的活我就包下了。行吗?”

  大刘愣住了,不知如何回答。小钱急忙凑近小声说:“你就说行。”

  大刘恍然大悟,连忙说:“行!一言为定。”

  老钱的病神奇般地好了,第二天就出院了。他从此以后经常给小钱和大刘洗车。小钱怕老爸风吹日晒,还给他搭了个洗车棚。这样一来老钱就干上瘾了,低价揽客,十五元洗一次,来者不拒,谁给钱就给谁洗。老钱每天晚上都记账,算算一天收入多少,然后才心满意足地睡觉。

  有一天洗了三台车,应该收入四十五元,可是数了几遍都只有四十四元。老钱晚上倒在床上睡不着,翻来覆去地琢磨,是别人少给一块钱,还是自己多给人家找了一块钱呢?他感到好像有一块石头压在胸口上,呼吸困难,心脏病又犯了。小钱赶忙把老钱又送进医院,医院还是那套保守疗法,老钱也一直精神不振地躺着。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小钱思来想去,琢磨出了一个唤醒老爸顽强生命力的偏方。他把老爸拉回家,然后故意在老钱的面前大张旗鼓地搬桌子,挪凳子,东翻西找,弄得叮当响。突然,他大叫道:“爸,找到了,一块钱硬币在桌子下面找到了!”说着他把一块钱硬币捡起来塞到老钱的手里。迷迷糊糊的老钱竟然慢慢地睁开眼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精神也渐渐好转了。

  小钱暗自想,以后还是不要让老爹跟钱财打交道了,老是这样一惊一乍的可要把人给折腾晕了。

  历史真实的十大吝啬鬼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历史上,曾有过不少富而且贵的吝啬之徒,好多还是身居要职的官场之人。现根据古籍记载,对其进行盘点,择出十大最吝啬的古代官员,供各位看官观瞻。提前声明:雷死人可不偿命啊!呵呵!

  一是曹洪。

  三国时期的曹洪,是曹操的堂弟,曾数次舍命救过曹操,随曹操南征北战,屡屡征伐有功,被拜为都护将军。曹丕称帝后,任曹洪为卫将军,再升骠骑将军,封野王侯,后再转封都阳侯。曹操任司空时,亲自带头将每次月调储在县,曹洪所储之款连曹操也自认不及。《魏略》中记载,曹洪敛财有术,是曹操手下诸人中的第一巨富。曹洪却吝啬刻薄,为此差点丢了小命。

  事情是这样的:魏文帝曹丕还在做太子的时候,有一次找曹洪借一百匹绢。曹洪觉得肉痛,百般托词不愿意借,结果惹恼了曹丕。一直怀恨在心的曹丕即位后,找丁个由头,把这位堂叔下到狱中,准备处死他。后来幸得卞太后求情,曹洪才免于一死,但被施以削官职、减爵位之处罚。

  二是王戎。

  在着名的《世说新语》中,有专门的一个章节,是写“俭啬”的,一共有九个故事。其中的四个,是有关官至司徒的大名士王戎的。

  《世说新语》“俭啬”中说,“王戎俭吝,其从子婚,与一单衣,后更责之”。就是王戎说生性吝啬,他的一个侄子结婚,作为伯父的王戎当然要“随个份子”:“送他一件单衣”。但是,过后王戎心疼不已,又跑到人家家里给要了回来。

  就连对自己的女儿,王戎也没有大方到哪里去。“王戎女适裴颇,贷钱数万”。就是说,王戎的女儿嫁给了裴家的公子,又从老爹这里借了好几万钱。“女归,戎色不悦”,女儿回娘家的时候,忘了归还老爹的那几万钱,结果惹得自己的亲爹很不悦。“女遽还钱”,就是说,王戎的女儿赶紧将钱还上。这种情况下,王戎“乃释然”。

  王戎十分富有,《世说新语》上说他,“既贵且富,区宅、僮牧,膏田水碓之属,洛下无比”。但吝啬成性的他对日常消费却没有任何兴趣,一心想让蛋生蛋,钱生钱,在个人理财方面雄霸天下。可就是一根小小的牙签还要自己亲手做,为的是省这几个铜板钱。家里种出了上好的李子,他便高价出售,但因为害怕别人用他的李子做种子栽培出好李子,就事先把李子里面的核给拿掉了。王戎每夜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每与夫人烛,下散筹算计”。

  不过,就是这样一个世俗之心如此之盛的家伙,却给我们贡献了成语“卿卿我我”。王戎之妻常以“卿”称呼王戎。王戎说:“妇人卿婿,于礼为不敬,后勿复尔。”其妻曰:“亲卿爱卿,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谁当卿卿?”王戎只好听之任之(据世说新语·惑溺第三十五)。成语“卿卿我我”即出于此典。

  三是周札。

  东晋年间,右将军周札一家五人封侯,身居要职。周氏势力的发展,遭到权倾天下的王敦的猜忌。于是,王敦悄悄联合江南的沈氏士族共同讨伐周札。等周札得到消息,已是兵临城下,仓促间准备率领几百名部下出城迎敌。

  在周札的库房中,存有一批打造精良的兵器,手下都劝他赶紧拿出来装备士兵。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周札竟然舍不得,遂将劣质兵器分发给士兵。见周札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依然如此吝啬,士卒也没有为他卖命的决心,结果在敌军的冲击下溃不成军,周札遂被杀。

  这个因吝啬而送命的周札,其父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曾斩蛟伏虎的周处,他是周处的第三个儿子。

  四是萧纪。

  南北朝时的武陵王萧纪,是梁武帝的第八子,少得父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按说不应该把钱财当作一回事,可他偏偏极其吝啬,每一个小钱他都要算计。

  萧纪颇有武略,南开宁州、越隽,西通资陵、吐谷浑,内劝农桑,外通商贾,财用丰饶,器甲殷积,本可以成其霸业,但就因为这个吝啬的小毛病,却最后使他“出师未捷身先死”。

  史载,萧纪曾率军攻打江陵,他熔金成饼,100个金饼一篮,装了100多篮,高高挂起,而银子则是金子的五六倍之多,还有各种绫罗绸缎,不计其数,以此激励将士英勇杀敌。但这位吝啬鬼,只不过是让大家饱饱眼福而已,每战结束从不论功行赏。军心大乱,叛逃者十之八九,在很短的时间内,两岸十四城俱降,萧纪兵败如山倒,自己也在乱军中死于非命。

  五是元宗逵。

  明·谢肇涮《五杂俎》记载:唐朝时有个元宗逵,官为果州司马。他家有个婢女死了,就吩咐值班的管家说:“我家的老婢女死了,她在我家听使唤有年头了,应该为她找一口棺材入殓出殡。我初来乍到,家里穷得很,买不起新棺材,只要买到能用的就行。你也不必说是我家要买,就说是你们家要买就行了。”管家出门把元宗逵的这番话说给大家听,一州人都在笑话这位司马太小气,都把他的这番话作为茶余饭后的笑料。

  《大唐新语》对此事也有记载:唐元宗逵为果州司马,有婢死,处分直典云:“逵家老婢死,驱使来久,为觅一棺木殡之。逵初到家贫,不能买得新者,但得一经用者,充事即得。亦不须道逵买,云君家自有须。”直典出门说之,一州以为口实。

  六是郑仁凯。

  《朝野佥载》记载:仁凯为密州刺史,有小奴告以履穿。凯曰:“阿翁为汝经营鞋。”有顷,门夫着新鞋者至,凯厅前树上有浏(啄木鸟)窠,遗门夫上树取其子。门夫脱鞋而缘之,凯令奴着鞋而去。门夫竟至徒跣。凯有德色。

  这个身为密州刺史的郑仁凯,真是惜钱如命,且很搞笑。他家中有个小厮,央求他给买一双鞋。郑仁凯说:“这事好办,我为你找一双鞋来。”不一会,门夫穿着鞋进来,郑仁凯故意支使门夫爬到树上掏鸟窝。门夫脱了鞋爬上树,郑仁凯就偷偷让小厮把门夫的鞋穿走。等到门夫下树,遍寻鞋子无着,只得打赤脚走了。郑仁凯竟然为此非常得意。

  七是韦庄。

  五代时期的大词人韦庄,名满天下。而他的吝啬,也与他的词一样着名。韦庄每次做饭,下多少米都有固定的分量;做饭烧的柴,也要事先称好;若是吃烤肉,哪怕是少了一片他都会知晓。韦庄有个儿子,八岁时夭折了。入葬时,妻子为孩子穿上生前的衣服,却被韦庄剥了下来,只是以孩子原来睡的旧草席包裹着埋了。而且掩埋之后,韦庄还把草席带了回来……。

  八是张允。

  五代的后汉时期,吏部侍郎张允,也以吝啬而出名。就算是自己的妻子,张允也不会多给她一文钱。他害怕妻子偷偷地拿他的钱用,就把各种钥匙都别在腰间,走起路来丁丁当当乱响。乍一听,像是个身上挂了很多耳环首饰的女人。郭威兵变后,张允躲到一个破庙里勉强逃得性命。可是,却让兵丁把他的钥匙一股脑全给抢了去,等他回到家里一看,早己被抢劫一空。张允心如刀绞,“哇”地一声,鲜血狂喷。不到半日,竟一命归阴。

  九是李越。

  宋·陈元靓《事林广记》记载:李越归明人,作蔡州上蔡县令。李越性情很是小气,处事多让人不好理解。他们家一年到头很少吃肉,每到腊月初八祭祀祖先的时候,就派采购人员到肉行里借一斤熟肉回来放在盆中,再用几个碟子盛钱数文,就这样来祭祀祖先。并祷告说:“酒是我用作官的钱买来的,清醇可爱;肉是我从肉行里借来的,新香可吃;因为事忙没来得及买果子,就用钱权当果子吧。”等祭祀完毕,就拿着肉对采购人员说:“快还到肉行里去吧。”人们都笑话他太吝啬了。

  十是汤斌。

  清代康熙年间,江宁巡抚汤斌,被尊为“理学名臣”,是当时程朱学派思想的代表人物。汤斌一生以清苦的生活砥砺名节,其为人之吝啬十分出名。据有关文献记载,这位老先生有一天心血来潮,查看家中账本,发现上面开了一只鸡蛋。顿时大怒:“我来到苏州,还从来没有吃过鸡蛋,到底是谁买的?”下人答说是公子。他便把儿子招来,罚跪在庭下。数落道:“你以为苏州的鸡蛋与河南是一样的价钱?你想吃鸡蛋,就回河南老家去……”

  大方的吝啬男人

  “不差那五百块!”他很坚决,“隔着一条公路,每天来回四趟呢,多不安全!”

  门被推开了。男人从门缝里挤进来。

  “租房?”我问。

  “嗯。”他一边回答,一边伸长了脖子,眼睛四处搜寻着墙上的信息。

  显然不经常来这种地方。我站起身,踱到他旁边:“请问,你想租什么位置的房子?”他在我的问询中回过神来,将头扭向我,然后扶了扶眼镜:“有没有离实验中学近一点的房子?”

  我上下打量起他来。灰黑色的头发干枯且蓬松,像一个等待幼崽归来的巢。眼睛凹陷着,眼角的一颗黑痣让人过目难忘。岁月的刻刀在那棱角分明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衣服很旧,但不脏。皮鞋在灰尘的侵蚀下,已显现不出原有的底色。

  “有啊,”我说,“不过要贵一些,一月一千五。”他的喉结动了动,我知道他要砍价了。“一千三行不行?”果然,他试探地问道。

  我舒出一口气:“一千五是最低价了,你考虑一下。”男人踌躇着。许久,他转头看着我,眼神从凌乱的头发缝隙中投过来,夹带着为难。

  我无奈地摇摇头。

  他低下头,眼睛微闭着,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一个劲地揉捏着鼻梁骨。就在他抬脚的同时,我不禁喊道:“还有一家便宜的!”他刚刚抬起的脚,又重新落在了地上:“多少钱?”“一千!”我说,“只不过,稍稍远一些,其实也不太远!”

  我把详细资料递给他。他自说自话般逐一“审查”:哦——两室一厅,没有暖气,嗯——有空调,厨房有煤气炉……

  “咦?”他抬起头,“怎么和实验中学隔着一条公路?”

  “嗯,”我说,“就远这么一点儿,步行也就多走五分钟的路。”

  “那不行!”他说。

  “可是每月能省五百块钱呢!”我回答。

  “不差那五百块!”他很坚决,“隔着一条公路,每天来回四趟呢,多不安全!”

  见我疑惑,他跟我说,女儿最近就要到这里上初中了,自己现在住的房子实在太远,为了照看孩子上学,他想在学校附近租一套房子。自己和妻子都是普通工人,收入不高。但是,总不能为了省那几百块钱,让一个还没成年的孩子每天跟汽车抢路吧?

  他从裤兜里掏出一部与他鞋子一样破旧的手机。一阵摆弄之后,他拨出了一个号码。

  “我找到了一家,还挺好,就在学校旁边,方便着呢!”

  ……

  “价格有点贵。一千五,嗯,差不多够。你别操心啦!”

  ……

  “哎呀,你啰嗦什么?马上就超一分钟了!”

  不等对方反应,他快速地摁下挂机键,把手机重新放回裤兜里。

  “我……我下午来交钱,行不?”他问。

  我点点头。

  他拉开门,从门缝里挤出去。

  我拿起电话,拨通了昨天那个女孩留给我的手机号码:“你说的那个‘黑痣男人’来了,刚走,已经按你说的,每月多报了四百块钱。他下午就来交钱。”

  听筒里传来对方咯咯的笑:“真的啊?太好了,一百块钱的好处费你留下,剩下的三百你先放好,我抽时间再去你那儿拿……”

  玻璃窗外,那个佝偻的背影在寒风中渐行渐远。

  我深吸一口气,重新拨通了她的电话:“嗯……如果你愿意,我还想跟你说说,你那个吝啬的大方爸爸……”

本文来源:http://www.okfie.com/fenxiang/39571/

转载申明:OK考试网,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搜索

推荐阅读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