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 > 党性分析材料 > 红楼梦平儿人物分析_红楼梦平儿简介以及人物分析

红楼梦平儿人物分析_红楼梦平儿简介以及人物分析

2018-12-09  来源:党性分析材料  点击:

【www.okfie.com--党性分析材料】

红楼梦平儿人物分析

 平儿是曹雪芹所著《红楼梦》中王熙凤的心腹丫鬟,又是贾琏的爱妾,所谓“屋里人”;在荣国府因其侍奉的对象是王熙凤,成为《红楼梦》中的四大丫鬟之一。平儿如何处理好与王熙凤、贾琏之间的关系,如何在协助王熙凤理家并一度在王熙凤生病期间代其理家,如何处理贾府上层主子与下层被侮辱的与被损害的奴才之间的关系;平儿在“金陵十二钗”册籍中应该处于什么位置,平儿后来的结局如何,等等,是本文重点论述的问题。   一、平儿与琏凤   《红楼梦》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喜出望外平儿理妆”中贾宝玉在平儿前尽心后的一段心理描写:“忽又思及贾琏惟知以淫乐悦己,并不知作养脂粉;又思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姐妹,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帖,今日还遭荼毒,想来此人薄命,似黛玉尤甚。”可以说是平儿与琏凤关系的总论,现在分论于下:   

(一)“凤姐的心腹通房大丫头”   

凤姐的丫鬟。平儿首先是王熙凤的丫鬟,是她自幼的丫头,所以要侍奉王熙凤的日常生活起居。在《红楼梦》的描写过程中,平儿对王熙凤的服侍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在“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一回中,“也不打帘子,也不让凤姐,自己先摔帘子进来,往那边去了”,说明平儿平时是负责为凤姐打帘子、端茶递水等工作的。平儿和凤姐之间有着严格的等级关系,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容忽视。如第五十五回平儿说“你太把人看糊涂了,我已经行在先了,这会子又反嘱咐我”,称凤姐“你”而不是“奶奶”,凤姐便说“你又急了,满口你我起来”。在凤姐让平儿和她一起吃饭时,“平儿屈一膝于炕沿上,半身犹立于炕下”,可见平儿与凤姐日常生活之一斑。   

通房大丫头。第六十二回兴儿的话:“这平儿是他自幼的丫头。陪过来一共四个,嫁人的嫁人,死的死了,只剩了这个心腹。他原为收了屋里,一则显化他的贤良名儿,二则又叫拴爷的心,好不外头走邪的。”可以见平儿以往的历史。收到屋里,被称为“屋里人”,在当时只是妻妾中最低的一等。“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回中,周瑞家的看见“接着房门响处,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丰儿舀水”,可见平儿作为通房丫头的职责。   

“知道我的心的,就是他知三分罢了。”(第五十一回)平儿善于体会王熙凤的意图。如第七回王熙凤在宁国府初会秦钟,没有备表礼,凤姐的丫鬟媳妇们“遂忙过那边去告诉平儿。平儿素知凤姐与秦氏厚密,虽是小后生家,亦不可太俭,遂自作了主意,拿了一匹尺头,两个状元及第的小金锞子,交付与来人送去。”实是深体凤姐之心。再如第十六回,平儿借香菱来向琏凤撒谎,掩盖旺儿家的送来利银一事,凤姐“疼极反骂”(庚辰夹批)之语,更显示了平儿在凤姐心目中的地位。   

平儿还善于在别人面前维护凤姐的形象,如第五十五、第五十六两回。并且平儿善于在众人面前为凤姐争脸。如第五十一回袭人因母病重回家,凤姐送袭人衣服,只见“平儿走去拿了来,一件是半旧大红猩猩毡的,一件是大红半旧羽纱的。袭人道:‘一件就当不起了。’平儿笑道:‘你拿这猩猩毡的,把这件顺手拿出来,叫人给邢大姑娘送去。’”凤姐接下来的话实是对平儿欲肯定而故意在众人面前提异议,从而引出众人对凤姐的谄谀:“这都是奶奶素日孝敬太太,疼爱下人。若是奶奶是小气的,只以东西为事,不顾下人的,姑娘那里还敢这样了?”凤姐听了当然十分受用,“凤姐笑道:‘所以知道我的心的,就是他知三分罢了。’”实在是对平儿的一大肯定,也是平儿作为凤姐心腹的重要证据。   

(二)“贾琏的爱妾”   

平儿作为贾琏的爱妾,在书中主要是针对具体事件处理的描写。如“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一回,“平儿收拾贾琏在外的衣服铺盖,不承望枕套中抖出一缕青丝来。”等凤姐回来,问平儿“‘可少了什么没有?’平儿……因笑道:‘怎么我的心就和奶奶的心一样?我就怕有这个,留神搜了一搜,竟一点破绽也没有。奶奶不信时,那些东西我还没收呢,奶奶亲自再翻寻一遍去。’”凤姐当然不会再翻一遍。平儿为贾琏瞒小的过失,是平儿作为贾琏爱妾的重要原因。   

平儿还善于体贴贾琏的心意。第六十六回尤二姐坠入凤姐阴谋,“觉大限吞生金自逝”后,贾琏向凤姐要银子为其料理后事。“凤姐只得来了,便问他:‘什么银子?家里近来艰难,你还不知道?……这里还有二三十两银子,你要就拿去。’说着,命平儿拿了出来,递于贾琏,指着贾母有话,又去了……平儿又是伤心,又是好笑,忙将二百两一包的碎银子偷了出来,到厢房里拉住贾琏,悄递与他……贾琏……接了银子,又将一条裙子递与平儿,说:‘这是他家常穿的,你好生替我收着,作个念心儿。’平儿只得掩了,自己收去。”就是在类似的日常事件中,平儿赢得了贾琏的信任,并成为他的爱妾。   

(三)平儿与琏凤间的关系却“还遭荼毒”   

“那平姑娘是个正紧人,从不把这一件事(贾琏的妾)放在心上,也不会挑妻窝夫的”(第六十四回),并且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和为人处世方式,小心翼翼且游刃有余地处理与贾琏、王熙凤之间的关系。平儿是贾琏与熙凤间关系的一个中间阶段。平儿为凤姐向贾琏保密,又为贾琏一些小小出轨向凤姐保密。但是还是不能避免“遭荼毒”,说明她仍是被损害的,即使是“半个主子”也是最贴近下层人民的阶层;所谓“通房大丫头”,也仍属于“丫头”行列。   

平儿的遭荼毒让读者为其感到愤愤不平。在第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中,凤姐因错听贾琏和鲍二家的之言,“气的浑身乱战,又听他两个都赞平儿,便疑平儿素日背地里也有埋怨的话了,那酒越发涌上来,也并不忖度,回身把平儿打了两下。……又怕贾琏出去,便堵着门站住骂道:‘好淫妇!你偷主子汉子,还要治死主子老婆!平儿过来,你们淫妇王八一条藤儿,多嫌着我,外面你哄着我!’说着,又把平儿打几下。……(贾琏)今见平儿也打,便上来踢骂道:‘好娼妇,你也动手打人!’……凤姐见平儿怕贾琏越发气了,又赶上来打着平儿,偏叫打鲍二家的。平儿急了,便跑出去找刀子寻死。”可见,平儿虽是妾,是通房丫头,比别的丫鬟地位要高得多,但她仍是被压迫的、被损害的,在“两口子不好对打”时,拿着他“煞性子”,贾宝玉认为“此人薄命,似黛玉尤甚”,岂不然哉?!   

二、平儿之色、才、德   

涂瀛《红楼梦论赞•平儿赞》中说:“求全人于石头记,其唯平儿乎。平儿者,有色有才而又有德者也。然以色与才德,而处于凤姐下,岂不危哉?乃人见其美,凤姐忘其美;人见其能,凤姐忘其能;人见其恩且惠,凤姐忘其恩且惠。夫凤姐固以色市,以才市,而不欲人以德市者也,而相忘若是。凤姐之忘平儿与?抑平儿之能使凤姐忘也?呜呼,可以处忌主矣。”[2]平儿“能使凤姐忘”,当不然。但是平儿之色之才之德确实很高,其才不在凤姐之下,其德不知高凤姐几多矣!   

(一)平儿之色——“美人胎子”   

《红楼梦》没有具体描写平儿的美貌,只在他人眼中稍作描写,或言谈间提起,但是其为美人则无疑。第六回刘姥姥眼中的平儿“见平儿遍身绫罗,花容月貌的,便当是凤姐了。”可见一斑。第四十四回贾母说贾琏:“那凤丫头和平儿还不是美人胎子,你还不足。”第四十六回凤姐的自嘲:“琏儿不配,就只配我和平儿这一对烧糊了的卷子和他混罢。”两次都把平儿和凤姐并提,而凤姐在第三回黛玉眼中是“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的,平儿的美貌自不待言。   

(二)平儿之才——“裙钗一二可齐家”   

“你就是你奶奶的一把总钥匙”。如前文所述第七回平儿为凤姐备送秦钟礼之事,可为一证。此外,平儿还是凤姐放高利贷的忠实帮手。第十一回凤姐从宁国府家宴回家后,“问道:‘家里有什么事么?’平儿方端了茶来递了过去,说道:‘没有什么事,就是那三百银子的利钱,旺儿媳妇送进来,我收了。’”第三十九回平儿和周瑞家的送刘姥姥到贾母处路上,一个小厮告假时平儿准许后让他带言:“你这一去带个信儿给旺儿,就说奶奶的话,问着他那剩的利钱。明儿若不交了来,奶奶也不要了,就越性送他使罢。”也是一证。第二十四回贾芸送凤姐麝香冰片时,凤姐“便命丰儿:‘接过芸哥儿的过来,送了家去,交给平儿。’”由以上几例可知平儿作为凤姐的“总钥匙”言之不虚。   

平儿的理家准则——“大事化为小事,小事化为没事”(第六十二回)。在凤姐生病,由李纨、探春、宝钗“三驾马车”共同理家之时,凤姐仍是大权在握,她们三人不过是协理,这时更显示了平儿出色的才能。“俏平儿情掩虾须镯”一回,“你们这里的宋妈妈去了,拿了这只镯子,说是小丫头子坠儿偷起来的,被他看见来回二奶奶……所以我到叮嘱宋妈,千万别告诉宝玉,只当没有这事,别和一个人说。”平儿考虑到:一是宝玉在怡红院众丫鬟身上留心用意,争胜要强;二是老太太、太太听见会生气;三是袭人等怡红院大丫鬟也不好看;在这些因素之外考虑到晴雯“是块爆炭”,处理此问题对正在生病的她和坠儿都不好;再就是凤姐生病,如实说恐其处理方式不妥。曹雪芹在该回对平儿是多么的赞扬!第五十九回因春燕被打,麝月让小丫头叫平儿;平儿到后,“袭人等忙说:‘已完了,不必再提。’平儿笑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平儿的话是其处理与下层被压迫者之间事情的又一准则,也是大事化小的一大体现。第六十一回“投鼠忌器宝玉瞒赃,判冤决狱平儿行权”,整整一回,可说是写平儿之正文。在凤姐对事情做出裁决,事情似已结束,但是当平儿从柳五儿处了解到冤情后,拒绝别人的奉承,立刻到怡红院展开了调查;当了解到实情,并且找彩云、玉钏核实;最终考虑到探春的体面,并且警戒了彩云。处理的结果是柳家的仍司旧职,冤案被昭雪。此回显示了平儿多么高的处事才能!   

平儿之辞令——“远愁近虑,不亢不卑”。第五十五、五十六回在探春理家时期,平儿优美的辞令得到了集中地体现。以至于“宝钗忙走过来,摸着他的脸笑道:‘你张开嘴,我瞧瞧你的舌头是什么作的?从早起来到这会子,你说了这些话,一套一个样儿,也不奉承三姑娘,也没见说你奶奶才短想不到,也并没有三姑娘说一句你就说一句。横竖是三姑娘一套话出来,你就有一套进去,总是三姑娘想得到的,你奶奶也想到了,只是必有个不可办之故。……他这远愁近虑,不亢不卑,他奶奶便不和咱们好,听了他这一番话,也必要自愧的好了,不和的也便和了。’探春笑道:‘我早起一肚子气,听他来了,忽然想起他主子来,素日当家使出来的撒野奴才,我见了他更生了气。谁知他来了,避猫鼠儿似的,站了半日,怪可怜见的,接着又说了那么些话,不说他主子待我好,到说不枉姑娘待我们奶奶素日的情意。这一句话不但没了气,我倒愧了,又伤起心来。’”宝钗、探春的话可以看出平儿辞令的巧妙,为人的乖巧。小红转述平儿一堆“爷爷奶奶”、“五六门子的话”并终攀上高枝,对平儿说来不过为其浅浅者。   

(三)平儿之德——公平平和   

平儿之德,高出凤姐不啻百倍。写平儿之德高,正是映衬凤姐之德薄。第六十五回兴儿说:“倒是跟前的平姑娘为人很好,虽然和奶奶一气,他到背着奶奶常做些好事。小的们凡有了不是,奶奶是容不过的,只求求他去就完了。”可见众丫鬟、小厮等对平儿评价之高,当然平儿虽然在荣国府中地位较高,但是她也一直在为被压迫者着想。上文所述第三十九回一小厮向平儿告假、平儿准假是施德于人之一证。   

尤二姐一事体现了平儿作为凤姐心腹和平儿本身之德的矛盾性。是平儿听到消息后告诉凤姐,从而凤姐设奇谋害死二姐。但平儿告密之事可恕,平儿可以对凤姐隐瞒贾琏的一些小过失,但是尤二姐事件危及凤姐在荣国府的地位,况且纸里包不住火,尤二姐“也要一心进来,方成个体统”(第六十九回)。在尤二姐被赚入大观园之后,写了平儿的极度义气。本来尤二姐作为贾琏的二房是“妾”等级中最高的一级,对平儿的威胁极大;但平儿在那段时间却极大地帮助了尤二姐。“平儿看不过,自拿了钱出来弄菜与他吃,或是有时只说与他园中去顽,在园中橱内另做了汤水与他吃。”在遭到秋桐的告密和凤姐的批评之后,“还是亏了平儿常背着凤姐,看他这般,与他排解排解。”直到尤二姐吞金的头天晚上,平儿又劝他“好生养病,不要理那个畜生”等话。可以说,这一回是脂砚斋所说“写凤姐不尽,却从上下左右写”的正文,更是平儿之义气、平儿之德的赞歌。   

三、后四十回中的平儿、其册籍和结局   

曹雪芹《红楼梦》在“金陵十二钗”册词和“红楼梦”曲词中没有具体写到平儿,只是“煞尾”里面提到金陵十二钗的总命运,并在“警幻”处有总的归宿——“薄命司”。平儿在后四十回的描写和前八十回有什么异同?平儿应归在“金陵十二钗”的副册还是又副册?平儿最终的命运如何?下面就此类问题稍作论述。   

(一)后四十回中的平儿   

平儿的描写和王熙凤的关系很大,大都是在王熙凤出场或理家或代其理家时出现,这在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中大体相同。   

但后四十回中对平儿的描写多是作为王熙凤的丫鬟和心腹出场,一般是服侍凤姐或为凤姐理家传递话语、听命于其采取活动;虽然笔墨不少,但是描写却不如前八十回出色。其中第一百一回平儿的辞令稍有前文风采:“奶奶这么早起来做什么?爷不知道是哪里的邪火,拿着我们出气。何苦来呢!奶奶也算替爷挣够了,哪一点儿不是奶奶挡头阵?不是我说,爷把现成儿的也不知吃了多少,这会子替奶奶办了一点子事,况且关会着好几层儿呢,就这么拿糖作醋的起来,也不怕人家寒心?况且这也不单是奶奶的事呀!我们起迟了,原该爷生气,左右到底是奴才呀;奶奶跟前,尽着身子累的成了个病包儿了,这是何苦来呢!”类似描写或有出现,但不及前八十回精彩,表现平儿的品格、才能也不及前文丰富。   

这种情况在第一百十八、一百十九回,平儿瞒着邢夫人、贾环、贾芸、王仁等和刘姥姥搭救巧姐一事中得到改观。平儿初步判断来的两个宫人是来相亲的,可显示其智;几次找王夫人并最终和其商量救走巧姐,可显示其忠;众丫头婆子等下人始则向平儿告密、终则瞒过邢夫人等放平儿、巧姐走,可显示其德;采取刘姥姥之策,可显示其识。这两回可说是后四十回描写平儿的正文。精彩处可与前八十回部分段落并称。   

(二)平儿应在“金陵十二钗”副册   在第六回平儿第一次出场时,甲戌本脂砚斋评语写到:“着眼。这也是书中一要紧人,《红楼梦》曲内虽未见有名,想亦在副册内者也。”靖藏本评语类似,靖藏朱笔眉批:“观警幻情榜,方知余言不谬。”脂砚斋是看到过《红楼梦》全书的人,想其关于平儿之言应当不谬。   

胡文彬先生对此问题做了详细地论述:“平儿是《红楼梦》中的重要女性之一。她的名字应该在‘金陵十二钗’的副册里。这是因为,她不仅是管家奶奶王熙凤的陪嫁丫头,成为当权者的‘心腹’;更重要的是她在当权者默允下被琏二爷收了房,名分上是妾,成为名正言顺的半个主子。尽管我们找不出大喜大悲的动人情节,但只要稍微留心就会发现,有关她的行事、品格却贯穿小说的始终,给读者留下一个完整的印象。如她的名字四次被写入回目之中——第二十一回“俏平儿软语救贾琏”,第四十四回“喜出望外平儿理妆”,第五十二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第六十一回“判冤决狱平儿行权”。可见曹雪芹对平儿的重视和赞颂,其在金陵十二钗副册之不虚。   

(三)平儿的结局——“薄命”   

平儿的结局在前八十回中有所暗示,如第三十九回李纨之言:“这么个好体面样儿,命却平常,只落得屋里使唤。不知道的人,谁不拿你当作奶奶太太看。”第四十五回李纨之言:“你今儿还招我来了,给平儿拾鞋也不要,你们两个只该换一个过儿才是。”由李纨的两番戏言可看出平儿在后来王熙凤被休、“哭向金陵”之后,是被贾琏扶了正,作了“奶奶”的。现在程本《红楼梦》单单在平儿被扶正这一点上是较为正确的,虽然说王熙凤的结果和被扶正的原因也不尽然。   

但是《红楼梦》关于平儿的描写如就此结束,却又落入了俗套,单就平儿和贾琏的文章看倒成了“大团圆”的结局。其实不然,“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等籍的女子在第五回就已昭示出她们的命运,她们都是属于“薄命司”的;《红楼梦》曲“煞尾”中又有“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等语,也是包括了平儿的命运的。所以平儿被扶正之后,或许没多久,也就归了警幻仙境“薄命司”了。   

总之,平儿是复杂的、多面的,高利盘剥、尤二姐之死都有其一定的责任,但是《红楼梦》对其肯定的方面还是居绝大部分的。曹雪芹对平儿的系列描写,可以说就是对平儿的赞歌!   

(注:文中《红楼梦》引文皆引自曹雪芹、高鹗著,《红楼梦》,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人民文学出版社,1996年版)

红楼梦平儿简介

中文名:平儿  

籍贯:金陵

性别:女  

职业:婢女侍妾管家

民 族:汉  

国 籍:中国

别 名:小平  

外文名:pinger

平儿,王熙凤的陪房丫头,贾琏之妾。她是个极聪明、极清俊的女孩儿。虽是凤姐的心腹,要帮着凤姐料理事务,但她为人很好,心地善良,常背着王熙凤做些好事。在高鹗续写的后40回中,王熙凤死后,王仁和贾环等要把巧姐卖给藩王作使女,是平儿陪伴巧姐逃出大观园。贾琏把平儿扶了正。

人物评析

俏也不争春

平儿是《红楼梦》中的重要女性之一。她的名字应该列在“金陵十二钗”的副册里。这是因为,她不仅是管家奶奶王熙凤的陪嫁丫头,成为当权者的“心腹”;更重要的是她在当权者默允之下被琏二爷收了房,名分上是“妾”,成为名正言顺的“半个主子”。

纵观百廿回《红楼梦》,作者用了相当多的笔墨来描写平儿的故事。尽管我们找不出什么大喜大悲的动人情节,但只要稍微留心就会发现,有关她的行事、品格却贯穿小说的始终,给读者留下一个完整的印象。如她的名字四次被写入回目之中----即第21回“俏平儿软语救贾琏”、第44回“喜出望外平儿理妆”、第52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第61回“判冤决狱平儿行权”。从这些回目可以看出,作者显然在有意突出平儿是一个特殊人物。

《红楼梦》对重要人物的描写,常常采用“陪衬”法、“映衬”法。如贾母,用刘姥姥来“映衬”;贾政以贾赦来“陪衬”。王熙凤的“陪衬”人物就是平儿,如同绿叶托衬着一朵红花,使红花更“红”,而绿叶在红花映照下又显出几分俏丽。作者在回目中两次用了“俏平儿”这个词,显然是花费了一番心思的。

从形容举止来看,平儿外表的描写文字实在是很少很少,不及袭人、晴雯等大丫头的描写,甚至连鸳鸯、紫鹃等人物也不如。例如,小说第6回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是平儿初次亮相的描写,作者通过刘姥姥的眼睛对平儿的形容举止,仅作了如下的介绍:

刘姥姥见平儿遍身绫罗、插金带银,花容玉貌的,便当是凤姐儿了。才要称姑奶奶,忽见周瑞家的称他是平姑娘,又见平儿赶着周瑞家的称周大娘,方知只不过是个有些体面的丫头了。

所谓“遍身绫罗、插金带银,花容玉貌的”,可以说适合《红楼梦》中所描写的众多女儿。试想,《红楼梦》正副册的十二钗中哪一个不是“遍身绫罗、插金带银”的,哪一个又不是“花容玉貌的”?何止平儿一人!

其后,第21回是描写“俏平儿软语救贾琏”,该当写一写这位平姑娘之“俏”了。可是,满纸只写了一句“贾琏见他娇俏动情,便搂着求欢,被平儿夺手跑了。”到了第44回,全书过了三分之一,在“喜出望外平儿理妆”时似乎应该大肆渲染一番平儿之“俏”了,可又没有。这一回也只写了一句“平儿依言妆饰,果然鲜艳异常,且又甜香满颊。”寥寥数笔,一带而过,让人难以看出平姑娘之“俏”来。至于第52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作者的笔墨是着在“情掩”上,对平儿的形容竟是不着一笔。如此一来,读者不禁要问:平儿之俏究竟“俏”在何处呢?

这个疑惑,恐怕不少人都有过,我亦如此。不过,当我多读几遍《红楼梦》之后,体会略有几分不同了。我想作者的意图是要写平儿的气质之俏、心灵之俏,而不在其外表之俏。因为小说中的有关平儿的描写都集中在她的行事上,通过诸多行事让读者感受到平儿的可爱、可敬,又有几分令人同情。概而言之,可以从下面一些事实中看出来:

忠心事主,心无旁念

第39回李纨曾对平儿作过评论,说她:“你就是你奶奶的一把总钥匙”。这个评论可以说是一语中的,把平儿的身份、地位都道出来了。作为王照凤的“心腹”之人,平儿表现出忠心事主的品格。她处处事事为奶奶着想,分担许多家内事。凡属凤姐的大小事情都先经过她的手,然后再报告给凤姐儿裁夺。她如同一位高级的生活秘书,事事料理井井有条,而又从不越权行事。这恐怕是她深得凤姐喜欢和信任的一个重要原因,否则她就不会随嫁到贾家,也不会被贾琏收了房,成了“半个主子”。

其次,她虽然名分上是“妾”,却从来不与凤姐儿争风吃醋,而是处处让着凤姐儿,即使贾琏有时要“搂着求欢”,也尽力“夺手跑了”。这在平儿的地位上的人来说是不容易做到的。恐怕也是因为如此,凤姐才能容忍身边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平儿曾经说过,以前有四个陪房丫头,都打发了,只剩下平儿一个。为什么凤姐只留下平儿一个人呢?为什么不全留下?因为凤姐不能容忍有四个人来争夺她奶奶的地位。为什么又留下平儿?因为这是封建妇女要做的。像贾府这样势力大的家族,嫡子却无一个妾,会被人认为是妻子不贤的。所以凤姐必须留下一个。她不能留下爱争风吃醋的人,在这方面,平儿是很懂得的,所以她留下了平儿。后来平儿真能如凤姐所愿。平儿不爱争风吃醋,凡事都向着凤姐,从不和贾琏厮混在一起。如像秋桐那样不知天高地厚,争风吃醋,要不了几日就要被处治掉的。贾宝玉对平儿的处境非常清楚,曾经慨叹平儿处在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之间却能体贴周到,殊不容易。第21回“俏平儿软语救贾琏”和第44回“喜出望外平儿理妆”两回集中体现了平儿能平息事端的品格。

平儿忠心事主,还表现在她对危及凤姐地位事及时报告,绝不含糊。例如贾琏偷取尤二姐之事,就是她首先得到讯息报告给王熙凤的,说明她的忠心。

心地善良、宽厚待人

平儿是凤姐的“心腹”,又有一定的名分,但她行事绝不仗势欺人或是狐假虎威、以强凌弱。第一件事是第52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她的镯子被宝玉房中的小丫头坠儿偷去,明知底里却不愿声张。这一方面体谅了宝玉在女儿身上的良苦用心,保全了宝玉和房内大丫头的面子,另一方面又照顾了病中的晴雯的身体,三全齐美。第二件事是第61回“判冤决狱平儿行权”,她在处理“茯苓霜失窃”一案,当水落石出时,她仍能瞻前顾后,既诫饬了窃者,宽容了窝主,又保护了好人,没有辜负宝玉的一片苦心。第三件事是后40回中写巧姐被奸兄狠舅出卖时,平儿悉心照护巧姐脱险,就连贾琏也深为感动,打算扶她为正室。这说明她忠于熙凤,更可见她心地的善良。此外,如贾琏偷娶尤二姐事,平儿虽然告诉了凤姐,但她对凤姐虐-待尤二姐、害死尤二姐一事并不赞成,反同情尤二姐,就连尤二姐死后的丧事都是她背着凤姐帮助贾琏处理的。还有她对贾赦要强娶鸳鸯之事,也是站在鸳鸯一边骂贾赦为衣冠禽兽,同情和支持鸳鸯。第65回通过兴儿之口评说平儿为人很好,“背着奶奶常作些个好事”。从以上事实中可以看出,平儿心地是非常善良的。一个人在得宠时能够如平儿者不多见,而狐假虎威,侍宠骄横者多之。平儿的可爱、可敬,也就在这些看似平常却又不平常的日常生活中展 示出来的。

聪明而有清醒的头脑

平儿的聪明不仅表现在她处理和凤姐、贾琏之间的关系,以及与上下左右的关系,而且还表现在她对凤姐的几次劝说上。如第61回当平儿处理完“茯苓霜失窃”一案后,回房向凤姐作汇报时,凤姐说道:“依我的主意,把太太屋里的丫头都拿来,虽不便擅加拷打,只叫他们垫着磁瓦子跪在太阳地下,茶饭也别给吃。一日不说跪一日,便是铁打的,一日也管招了。……”这时平儿劝道:

“何苦来操这心!得放手须放手,什么大不了的事,乐得不施恩呢。依我说,纵在这屋里操上一百分的心,终久咱们是那边屋里去的。没的结些小人仇恨,使人含怨。况且又三灾八难的,好容易怀上了一个哥儿,到了六七个月还掉了,焉知不是素日操劳太过,气恼伤着的。如今乘早儿见一半不见一半的,也倒罢了。”

这段劝说王熙凤的话,可谓肺腑之言,又是至理之言。它一方面使我们看到平儿为人的宽容大度,心地善良,处事平和的一面,又使我们看到她的聪明和清醒。在这一点上,王熙凤恐怕就不如平儿。因为,凤姐一生虽聪明透顶,机关算尽,但她的病根儿也就在于一味相信权力可以达到一切目的,一味地施威。她忘记了“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忘记了理家治国需要“恩威并施” 的成训!

在小说中,平儿与王熙凤是一对互相映衬性的人物,平儿之平、之俏是在王熙凤的泼。辣、狠的行为中显现出来的,而又以她的平、俏来反衬凤姐的泼、辣、狠。王熙凤是以外表的美丽,内心的丑恶著称的,平儿在外表上不能“夺”主子之美,但他是内心俏----用北京人的俗语说是“心里美”。

因此,平儿是“俏也不争春”。这个“春”就是王熙凤!

身居权要心存淳厚

在《红楼梦》万紫千红的丫鬟群中,受到主子信任的、“有体面”的丫鬟,不在少数。“平、袭、鸳、紫”可谓齐名,分别居于凤姐、宝玉、贾母、黛玉的“首席”大丫头的地位。她们各秉其性,各为其主。而本性善良、富于同情心的平儿,要侍奉以“辣”著称、脸酸心硬的凤姐,竟能相安;甚至在某种程度上相得,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与其余的大丫头相比,平儿做人的难度最大。

对此,王昆仑先生曾经作过十分精到的分析,指出平儿“艰难的处境和善良的性格是极其矛盾的,也因此把她锻炼成一个头脑清楚、手腕灵活的好姑娘。平儿的全部故事都从这种矛盾法则中发展出来。”

仔细审视这种矛盾就会发现,它不是简单的对立或无条件的同一。生活的全部复杂性在作家落笔之时就已经考虑到了:“平儿这样地位的人物应当怎样写法呢?过于软弱无能,不配做王熙凤的心腹助手;精明强干了,一天也容她不下。如果平儿是紫鹃那样温和淳厚的好人,在那样一种精强狠辣的主子脚下,简直不能活下去。如果把她写成袭人一流,工于心计,善于逢迎,必至于主仆同恶相济,结成奸党,虽也有这一类的事实,但不免于一般庸俗小说的窠臼。”(见王昆仑《红楼梦人物论》77页)平儿这个角色,就以毫不雷同于其他丫环的面貌、毫不蹈袭于一般主仆关系的套路,出现在王熙凤身旁。性“辣”的凤姐和性“平”的平儿互相对立又互相依存,又以这依存作为支撑点,平儿得以行使自己有限度的权威和发挥自己有特色的才智,显示出了与凤姐迥异其趣的平和淳厚的本色。

凤姐作为荣国府的当家奶奶,大权独揽,威重令行;平儿作为凤姐的“心腹通房大丫头”,犹如近侍重臣,身处权要。人们公认,平儿之于凤姐,不仅可靠,而且得力。李纨曾经当着平儿打过种种比方来形容这种关系:“我成日家和人说笑,有个唐僧取经,就有个白马来驮他;刘智远打天下,就有个瓜精来送盔甲;有个凤丫头,就有个你,你就是你奶奶的一把总钥匙。”“凤丫头就是楚霸王,也得这两只膀子好举千斤鼎,他不是这丫头,就得这么周到了!”李纨的评语,并不夸张,说明平儿对凤姐,不仅赤胆忠心,且能配合默契。在待人接物、行权处事诸方面,不待凤姐出口授意,平儿便能掂敠轻重、知所进退。比方她知道凤姐与可卿素日亲密,便作主给可卿之弟秦钟备了格外丰厚的见面礼;她深悉凤姐与贾琏同床异梦、私攒体己,当旺儿来送利银之际,便巧妙地为凤姐掩饰,不使贾琏察知;她明白探春理家,必先从凤姐这里开例作法,便竭诚支持探春改革,并委婉解说凤姐在位不得不维持旧例的苦衷,使双方上下都有台阶,深得凤姐赞许。凡此种种,均可见出平儿确为凤姐心腹之人。翻转来说,偌大贾府,凤姐能够推心置腹与之诉衷曲、道烦难的,大约也唯有平儿一人而已。

那么,是否因为平凤之间的这种特殊关系而使平儿染上了“辣”味或昧了本性呢?甚至由于凤姐的种种苛政劣迹而使平儿蒙受“助纣为虐”“帮凶走狗”一类恶誉呢?回答是否定的,任何具有正常感觉的读者和客观态度的评论,都不会从作品中得出这样的印象。这是什么缘故呢?首先,平儿作为奴仆处在从属的地位,不能要求她对主子的行为负责;其次,平儿作为丫鬟,其活动范围在家庭内部,不能直接参与凤姐通过旺儿等伸向社会和官场的勾当;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平儿从不把自身同凤姐的这种特殊关系当作资本来谋取一己私利,相反,倒常常凭借这种地位来为别人排难解围、遮风避雨。这正是作家集中笔力对平儿给以特写的地方,小说中凡属平儿的独立的故事,几乎都具有这种“利他”的性质。

只消举出回目上见名的几处就可了然:“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二十一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五十二回)、“判冤决狱平儿行权”(六十一回),在这里,不论是“救”、是“掩”、还是“行权”,都有一个共通之点,就是为他人排难解围,而且都是凭借凤姐的信任瞒哄凤姐成全别人。在琏凤之间,平儿当然站在凤姐一边,但平儿全无凤姐那股醋劲,从不挑妻窝夫、拈酸吃醋,对贾琏的外遇看得很淡。她之顺手藏过多姑娘的头发,救援贾琏,不过息事宁人,居然化险为夷,免去一场醋海风波。至于“虾须镯”和“玫瑰露”“获苓霜”事件,都是发生在丫头之中的窃案,而且都已察知了作案之人。事情经由平儿处理,不仅弄清了案情的来龙去脉,而且虑及到当事和牵连的各方人物,以体谅之心和宽容之道,缩小事态、化解矛盾。这决不是庸俗的和事佬,而是睿智的仲裁者。虾须镯是宝玉房中的小丫头子坠儿偷的,如果吵嚷出去,一则恐素日回护丫头女儿的宝玉被人抓住把柄;二则怕袭人麝月等宝玉房中的大丫头面子难堪;三则尤恐爆炭一样个性的晴雯病中添气,发作出来。平儿思前虑后,决计不作公开处理,只私下知会麝月暗中防范,找个借口把坠儿打发出去。这番设想被宝玉无意中听得,深感平儿体贴周全之情。“霜”、“露”事件更为复杂,牵动的面更广。平儿查明底细,同宝玉等计议,准备瞒赃了结,但又不能糊涂了事,遂把王夫人房中的彩云、玉钏叫来,说道“不用慌,贼已有了。”“我心里明知不是他偷的,可怜他害怕都承认。这里宝二爷不过意,要替他认一半。我待要说出来,只是这做贼的素日又是和我要好的一个姐妹,窝主却平常,里面又伤着一个好人的体面,因此为难……若从此以后大家小心存体面,这便求宝二爷应了;若不然,我就回了二奶奶,别冤屈了好人。”平儿的“审贼“也如此平易实在、通情达理。对于“做贼的”姐妹彩云毫无嫌弃之心,既保护,又诫饬;为了顾全探春的体面,也就不再追究赵姨娘这个“窝主”;担了贼名的柳五儿是冤枉的,自然得到了开脱,其母柳嫂的厨娘差使也不致被开革。这出戏,可以说是平儿和宝玉配合演出的双簧,凤姐虽然有些信不及,但在平儿“得放手时须放手”的劝说下也不再深究。

可见,平儿有权,但不滥用权威,更不刻意树立个人的权威。正因此,平儿倒在奴仆群中甚至主子之间树立起了真正的威信。人们不像对凤姐那样畏多于敬,对平儿则是打心里悦服的。小厮兴儿的背后议论是最无矫饰的民-意,“平姑娘为人很好,虽然和奶奶一气,他倒背着奶奶常作些个好事。小的们凡有了不是,奶奶是容不过的,只求求他去就完了。”平儿不同于凤姐的根本之点是她并无聚敛财富和追求权势的欲望,她很少想到自己,常常想着别人。如果说她自作主张给邢岫烟送去雪褂子还有替凤姐作人情的成分,那么她背着凤姐偷出二百两碎银子给贾琏为尤二姐治丧则纯粹是出于对弱者的同情。平儿的所作所为,无论是当着凤姐还是背着凤姐,都没有什么私心作鬼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个人物有很大的适应性和包容度,在主奴之间、奴仆之间、主子之间、琏凤之间,常常起着一种调节器、缓冲带、安全阀的作用。

当然,这种调节和缓冲,也是有限度的。一旦失衡,平儿不但不能庇护别人,自己也将灾厄临头。四十四回正当凤姐寿日,贾琏和鲍二媳妇偷-情事泄,双方都迁怒平儿,拳脚相加。无辜平儿,横遭屈辱,真是有冤无处诉,逼得几乎觅刀寻死。这是平儿处境艰难的一次大曝光。贾府上下人等只看到平儿的尊贵体面,即便遭此冤屈,宝钗等人的劝慰之辞也都是为凤姐开脱,全不理会她内心的创伤。惟有宝玉才能体察她内心的深重痛苦,“思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姐妹,独自一人,供应琏凤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贴,今儿还遭荼毒,想来此人薄命,比黛玉犹甚。”这是对平儿这个人物的点睛之笔。读者不难领悟到,无论怎样的尊贵体面,也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平儿的艰难处境和移易她的善良本性。

《红楼梦》给我们展示了各种各样的人生。平儿做人的难度可谓大矣,而居然在炙手可热的王熙凤身旁保留了一袭绿荫、吹来了一股和风。这里面蕴含的生活智慧所能给人的启迪,恐怕是别的艺术形象难以提供的。

本文来源:http://www.okfie.com/fanwen/29270/

转载申明:OK考试网,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搜索

推荐阅读

生活服务